推荐资讯

兄有信心对大嫂更有信心啊如今大嫂有了身孕想来母亲一定会考虑她

发布时间:2019-01-20 17:30 浏览:
  两人都忙着点头,确实是如此,自己这个大兄可从来没骗过自己两人,于是马铁则说道:“其实我与二哥一样,只是后来父亲出了事之后,我和二哥都有所改变了!”
 
    马铁说完后,马休接着说道:“是啊,大兄。本来曾经以为征战沙场是我所想要的,但是当得知了父亲身死的消息后,我才发现,那好像并不是我所想要的生活!”
 
    说到父亲身死,两兄弟的情绪都有些低落,马超明白,所以他说道:“继续说下去,大兄可都认真听着呢!”
 
    马铁接了过来,对马超说道:“我与二哥觉得,我们早已不是小时候那样儿了,就是一心想要征战沙场,而是有了更远大的目标!”
 
    “好,大兄正想听听,你们的远大目标,到底是什么?”
 
    马铁继续说道:“就是大兄与我们说过的,全天下不只有大汉,还有其他像大汉一样的国家,所以我和二哥就想去其他国家去走走看看,不知大兄以为如何?”
 
    马超一听,心说你们两个小子可真敢想啊,要是近点儿的地方那还行,但是要再远一点儿的话,那不比在沙场安全多少,甚至有时可比征战沙场更为危险啊。不过虽然马超担心是担心,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其实还是支持自己这两个弟弟的想法的。人不怕想什么,哪怕他说想得都是乱七八糟的,但却也比没有任何的想法要来得好,这就是马超所认为的。
 
    他为马休和马铁,自己这两个弟弟,有如此的想法而高兴。自己这辈子是做不到如此了,因为自己已经选择了其他的路,而马休和马铁两人却和自己不一样。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不一定非要去征战沙场,而且去远行,也不是说都不好,危险当然是有,但是好处却也不少,所以马超对此还是支持大过反对的。
 
    “好,好啊!休弟,铁弟,你们放心,大兄对此绝对是支持你们的!”
 
    马休和马铁两人笑了,马休说道:“那么大兄能不能去母亲那儿帮我们说说,让母亲答应我们去远行?”
 
    马超心说,好家伙,原来这两个小子在这儿等着自己呢。自己只要最后一说支持他们,他们就得让自己到母亲面前给他们说好话,只是却不知道,他们和母亲说过这个没有啊。
------------
 
第三六六章 回陇西兄弟谈心(续)
 
    此时马超则对两人说道:“休弟,铁弟,你们告诉大兄,此事对母亲说过没有?”
 
    结果马超就只见两兄弟同时摇了摇头,马超心说,原来还没有,那还算挺好,他也算是做到了心里有数。.这事儿如果他们两人先说了,那么自己再去当这个说客,那难度就要大点儿。而从如今来看,难度不是没有,但是相比之下能就少了那么一点儿点儿吧。
 
    而在马休和马铁的眼里看来,这事儿自己母亲要是能同意的话才怪了,也只有大兄这样儿的人物才能理解自己兄弟两人了吧。而在马超看来,自己这两个弟弟没和自己母亲说这个就算对了,要不以自己母亲那姓格来说,她是肯定是不会轻易就同意这个事儿的。所以马超其实也挺头疼,到底要如何对自己母亲说出来这个事儿。
 
    他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之后,笑道:“休弟,铁弟,大兄已经想出办法来了!”
 
    马休和马铁眼前同时一亮,马休则说道:“大兄就是大兄,果然是厉害非常啊!兄弟真是佩服之至!”
 
    马超过去给马休脑袋来了一下,笑道:“你小子也学会溜须拍马了,少扯这些没有用的!”
 
    马休被马超这么来了一下之后,他赶紧是躲马超远远的,然后龇牙咧嘴地对他说道:“大兄,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不要这么狠吧!”
 
    旁边的马铁则笑道:“二哥你被打活该,大兄还用得着你去溜须拍马吗?”
 
    马超笑了笑,随即对马休说道:“看到没有,休弟你还得和铁弟学着点儿啊,铁弟这个才是真正‘润物细无声’的高境界啊!”
 
    两人都算是拍马了,但是马铁明显比马休那个境界高,而马休却是落了下乘了。
 
    而马休此时则貌似很不服气地说道:“大兄,我是个实在人,想什么就说什么了。但是铁弟他可是狡猾得很啊,唉,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他!”
 
    马铁刚想反驳几句,结果让马超给叫住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再说了,都听我说!”
 
    结果马超就这么一句,兄弟两人是谁都不言语了,要说马超这个大兄,在马家兄弟和妹妹的面前,那确实就是最有权威的一个人,没有之一。而马超看着马休和马铁兄弟两人,他心里也高兴,自己的这两个弟弟可以说确实都不错,而两人组合在一起,自己也能放心很多了。
 
    “你们就不想知道大兄想出来什么好办法来了吗?”
 
    “想知道!”“想知道啊,大兄你快说说吧!”
 
    马超一笑,说道:“其实这个事儿还得靠你们的大嫂出面才行!”
 
    两人一听,大嫂?马休随即问道:“对了,大兄,怎么没看到大嫂呢?”
 
    他也知道今曰是自己大兄带着大嫂回来的,但就看到了大兄,却是没有看见大嫂。
 
    马超一笑,把糜贞怀孕的事儿和兄弟两人都说了一下。其实他的想法也很简单,要说如今家中谁最受宠,肯定不是自己,也不是小妹,绝对是怀了孕的糜贞。而且自己母亲也绝对最听她的话,所以马超的意思就是,要是糜贞替马休和马铁说两句话的话,再加上自己在一旁助威,基本上这个事儿就应该没有问题,估计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两人一听,大嫂有了身孕了,赶紧都恭喜马超,“太好了,不过大兄这事儿你居然都没对兄弟说,你这太不够意思了啊!”
 
    这话是马休说的,马超则一笑:“这不还没来得及吗?之前光顾着说你们两个的事儿了啊!”
 
    马铁则说道:“这是好事儿啊,恭喜大兄了!看来今年我们还不能离开了,等看完小侄子之后,我和二哥再走吧!”
 
    马超闻言心说,马铁这小子想得还挺长远,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能说服母亲同意?
 
    “你小子怎么就认为大兄能说服得了母亲?”马休问了马铁一句。
 
    “二哥,我对大兄有信心,对大嫂更有信心啊!如今大嫂有了身孕,想来母亲一定会考虑她的话的,所以只要大嫂能帮我们说两句好话,那么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听了马铁的话,马休也是点点头,“大兄这主意果然是好啊,知道请大嫂出面,实在是高啊!”
 
    马铁则不屑地看了马休一眼,“二哥,大兄出马,当然是手到擒来了,你何时看过大兄做过没有把握的事儿?”
 
    马超看着两人笑了笑,心说这两个小子啊,果然是一对活宝组合,好,很不错。
 
    “今年你们不出行也好,除了看你们的小侄子之外,毕竟你们要远行的话,还是先多陪陪母亲吧!”
 
    听自己大兄这么一说,两兄弟的兴致一下就降下来了,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虽然如今他们父亲已经不在了,但是母亲还在,所以马休和马铁都知道,自己兄弟两人应该是尽量在母亲面前尽孝才是。但是自己兄弟两人为了自己的志向,是不得不远行,所以家中一切只能是让大兄还有妹妹来照看了。
 
    看到两人的表情,马超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母亲也许开始不会同意,但是她最后也一定会支持你们的!就算你们离开了也没关系,家中一切还有大兄,大兄一时还是不会离开凉州的,而陇县距离陇西这么近,大兄会常回来看看母亲和小妹的,到时你们放心离开便是!”
 
    两人一听自己大兄所言,马休和马铁赶紧说道:“大兄……”
 
    “好了,我马家男儿勿要做这小女儿状!云騄都比你们强,你们也好意思这样儿?记住了,无论走多远,都要平安地回来,因为家中的母亲和大兄还有小妹可都在等着你们!”
 
    一听这话,两人就不再如此了,马休说道:“小弟谨记大兄之言!”
 
    “小弟亦是如此!”马铁坚定地说着。
 
    马超闻言点点头,“到时就你们两人,家人也不会放心,所以大兄会给你们安排一些人手,到时你们大家一起上路吧!”
 
    兄弟两人点点头,都知道不可能就自己两人去就是了。而马超想得明显比他们要多,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人家西天取经还是四个人加上一匹龙马呢,而马休和马铁他们可要比唐僧师徒走得远多了,所以马超要不安排足够的人手,他自己都不放心。
 
    而此时马超所想的是,先从庞德那五千私兵中挑选出来三百精锐,然后艹练个十个月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