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把贞儿托付给自己的母亲马超是放心了他真怕糜贞在陇县下人都照顾

发布时间:2019-01-20 17:28 浏览:
牛辅带着五万人向凉州而去,他如今是想回凉州啊,可他却忘了一件事,凉州如今可不是他牛辅的势力范围,那是马超的地盘,而且还带着五万的士卒奔赴凉州,结果牛辅悲剧了。这是人家早就计划好了的东西,结果他是自投罗网。
 
    他刚带兵进了凉州,结果就遭遇到了马超的凉州军,因为马超和陈到就带着一万凉州军,还有赵云带领着五千铁骑在那儿等着牛辅呢。当然了,马超可不是在这儿欢迎他回凉州,二话不说,马超先把牛辅给斩杀了,然后己方的士卒高呼:“欢迎各位回家,欢迎各位回家!”
 
    马超这时也对着五万的士卒大声高喊道:“各位,我乃凉州牧马超马孟起,欢迎你们回家!我与牛辅乃私人恩怨,却与各位无关,所以各位如今就与我一道回家吧!”
 
    结果最后马超是兵不血刃地就拿下了牛辅带回来的五万士卒,至于之后的收编还有其他的一切,那都交给旁边的陈到来管了。其实牛辅带来的这五万来人,说实话,对牛辅真就没什么忠诚。更别说他们一路从长安赶到凉州,给他们累得都不行了,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是步卒,所以不累才怪。
 
    所以就因为如此,他们可不想和马超的凉州军死战,尤其对方还有五千的骑兵,他们更不想和凉州军开战了,再说这地方可是人家的地盘,所以他们一看马超也没有恶意,就乖乖地和他走了。能不去打仗,谁去打仗啊,如今连主帅都死了,他们和马超还有凉州军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谁会去和他们死拼呢。
 
    至于牛辅之死,马超一点儿都不觉得他无辜什么的。虽然是自己让贾诩骗他带兵回凉州,但是牛辅这人确实也该死。以前他就是董卓在凉州的一颗钉子,在陇西临洮慢慢发展董卓的势力,然后之后更是从凉州带走了五万的士卒。说实话马超对此是特别心疼,凉州人口本来就是大汉最少的一个州,所以这五万士卒可不是什么小数字,但是就这么让牛辅给带走了。
 
    但是那个时候马超因为是为了以后,所以他却没与牛辅发生什么碰撞摩擦,最后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带兵出了凉州,然后投奔了董卓。他对此一直都是耿耿于怀的,而马超一直也都想把牛辅带走的士卒给收回来,结果直到今日,他这个愿望才是真正地实现了。这五万士卒本来就是属于凉州的,哪怕他们一个都不进凉州军,他们也是凉州的百姓,这就是马超的想法。凉州百姓怎么能一直待在司隶呢,要待也必须待在凉州才行啊。
 
    至于马超和陈到还有赵云他们为何会出现在此地,那么还得从马超在陇县见过了糜芳之后说起。
 
    当时马超带着糜芳从他那儿出来后,召集了所有人,凡是在陇县的人都到了。马超一看,人数确实不少,崔安、陈到、张飞、赵云、武安国、马岱、管亥、臧霸、魏平、廖化、还有贾诩,守城的胡轸,最后再加上糜芳,在陇县的人都来了。
 
    见众人都到齐后,马超说道:“各位,今日有这么几件事要和大家先说一下!”
 
    看到众人都全神贯注地听着,马超继续说道:“这第一就是,各位也都看到了,此人是东海糜芳糜子方,从今往后,就与大家一样,都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了。所以还望各位都能多亲多近,和睦相处!”
 
    糜芳在马超提到他的时候就站了起来,然后一一和众人见礼,马超也给他们简单地彼此都介绍了一下。基本上所有人糜芳都认得,而他们几乎人人也都认识糜芳,所以没耽误多少时间,每人都相互见过礼了。
 
    糜芳这边儿完事了之后,马超说道:“这第二就是明日我要亲自带我妻子回陇西,不瞒各位说,贞儿已经有了身孕,所以确实也不适合在此了,我必须亲自送她回去才行!”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所说的第二件事,心中都是很高兴,毕竟一个有了后人的主公,和没有子嗣的主公那相差可就大了。所以糜贞怀孕,高兴的可不只有马超他一个人。
 
    陈到此时则说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不知明日就主公一人去陇西否?”
 
    马超则是一笑,“当然不是,福达和老管和我一起,你们两人有没有问题?”
 
    “诺!主公请放心,俺一定保护好主母!”
 
    众人一听崔安所言,就都是一笑,对他这样儿,早都是习以为常了。
 
    而管亥也说道:“诺!亥是求之不得!”
 
    马超闻言点点头,“这第三就是,等我从陇西回来后,我会亲自带兵去……”
 
    接着,马超就简单地讲了一下长安可能要发生的变故还有牛辅的事儿。众人一听,也都是不住地点头,心说真要如此的话,那么主公要亲自去也不是不能理解。其实对这个事儿,马超想得很简单,他突然有种感觉,觉得可能最近几日长安马上就要发生变故,所以他决定是自己亲自带兵前去了。当然如果长安要一直都没什么动静儿,他也不可能就一直在那地方待着。所以马超想得很清楚,他只待五日,就五日,如果长安没什么变故,牛辅没到,那么他就返回陇县,然后让陈到他们继续留守在那就可以了。
 
    “好,这次我准备带叔至还有子龙前去,不知你们两人觉得如何?”
 
    “诺!到遵主公之命!”陈到出言说道。
 
    而赵云也是一笑:“云但凭主公吩咐!”
 
    “好,等我从陇西回返之后,我们就一起带兵出发!”
 
    第三件事儿也说完了,马超说到了最后一件事,他笑道:“至于这第四件事,大家先让我休息一下,然后再与各位一说!”
 
    很多人听了自己主公这么一说后就是一笑,都知道自己主公那是挺有趣儿的这么一个人,所以看来这第四件事还不是什么小事儿,要不主公也不能如此之说,想让大家先轻松一下。可没几个人认为,自己主公如此说,就是他真想休息了,这怎么可能!
------------
 
第三六五章 回陇西兄弟谈心
 
    过了一会儿之后,马超则对众人说道,“至于这第四件事儿,也是今日我所要说的最后一件事。那就是,我不日就将要兵进汉中,所以在此是提前与大家说一下,大家可都要对此做好准备!只要时机一到,我们就立刻出兵!”
 
    就这么一句,除了贾诩和糜芳两人之外,其他人多少都有些惊讶。什么?兵进汉中?那么主公之意就是要取汉中了,在座的众人几乎都明白,自己主公取汉中的用意,看来是要针对益州了。听着自己主公坚定地语气,没有人去怀疑什么,众人可都知道,自己主公可从来不会拿这个开玩笑的,说要取汉中,那就是要出兵取汉中,一点儿都不会错的。
 
    赵云当即便说道:“云请问主公,这汉中一地,如今正被他张鲁张公祺所占,我们如此冒然进兵,这恐怕不太好吧?”
 
    马超一笑,“哈哈哈,子龙说得好!不过听闻最近五斗米教众有人在凉州闹事,而且频繁,搅扰了当地百姓,他张鲁张公祺对此可是难辞其咎啊!”
 
    众人一听,心说有这回事儿吗?自己等人怎么不知道呢,但是贾诩听后则是微微一笑,看来自己主公这时已经是准备下手了。
 
    “各位可能都没有听说过此事,不过这个却不要紧,想来最近几日便会发生了!汉中郡与我凉州相邻,五斗米教众来凉州传道,对此本州牧也不是不能理解,绝不反对。但是他们搅扰百姓,甚至与当地百姓发生冲突,以致于出现了严重恶劣的事件,那么本州牧就绝不会再手软了。难道他们忘了太平道的前车之鉴乎。本州牧一定要问问他张公祺,到底因何如此?”
 
    众人一听,除了崔安他不懂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明白了。这真是“欲加之罪”啊,很多人心中都想,自己主公可真够狠的。太平道刚过去还没多久,这主公就给他五斗米教也扣了这么个大帽子,虽然自己主公管不到汉中那地方去,但是如此一来的话,那真是什么借口都有了。他五斗米教要真像太平道一样。那后果,啧啧……
 
    臧霸说道:“主公,汉中一地,我们对此地却谈不上有何熟悉,试问我军该如何进军才好?”
 
    马超说道:“宣高所言不错。可虽说是如此,但是我军却不得不进兵汉中。至于最后要如何进军。到时我们再议就是。此时我只是先与大家说明一下,不过大家也知,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对此我们倒是不必太过于担忧!”
 
    臧霸点点头,知道这点儿事应该还难不住自己的主公,此时既然自己主公不多说。那么到时自己主公自然会仔细说明一切的。毕竟进兵之事,容不得一点儿马虎大意,不容一丝疏忽啊。必须都得安排好才行,要不一个地方出错了。那么影响可就大了去了。
 
    陈到则出言问道:“主公,如果我军兵进汉中,那么益州牧刘焉岂会坐视不理,到时我们不只是要面对着汉中的张鲁张公祺,还要面对刘焉刘君郎派来的援兵啊!”
 
    马超闻言点点头,“叔至所言甚是,但是你却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张鲁张公祺他确实是我军所要面对的敌人一点儿都不错,但是他刘焉刘君郎吗……”
 
    接着马超就把当日和贾诩讲的,和众人又都说了一遍,众人听后都是恍然大悟,心说如此的话,那就太好了。刘焉如果他都已经是自顾不暇了的话,那么他还能有多少精力去管己方啊。就算他还能派兵增援,但是恐怕却也拿不出太多的兵力来了吧。
 
    马超又和众人说了几句后,这才让众人都散了。而到了第二日,他就带着糜贞,然后和崔安还有管亥领三千铁骑一起回了陇西。
 
    等到了陇西后,马超先是带着糜贞来见自己母亲,他说道:“母亲,贞儿此次回来,她就不会再与我回陇县了,她会一直留在陇西的!”
 
    刘氏一听,她也知道,一般的情况下自己儿子绝不会如此做的,可今日这是怎么了。虽然有糜贞陪着她,她也很高兴,但是这事儿却还得问问:“超儿,这却是为何?”
 
    马超一听,心说,看来自己母亲一时也没想到这个啊,于是便说道:“母亲,告诉您一个好消息,贞儿她已经有了身孕了!”
 
    刘氏一听,顿时是喜上眉梢,赶紧过去拉着糜贞的手说道:“贞儿,你这孩子怎么也不与为娘说这个,来,让娘看看,这都已经多久了?”
 
    如今糜贞怀孕还没多久,所以还没显怀什么的,于是糜贞小声说道:“娘,还,还未到一个月。”
 
    刘氏看着糜贞的小腹,她是满意地点点头,“好了,贞儿你以后就与娘住在这儿了,好好养胎,一定要让娘的孙儿好好地待着!”
 
    “一切都听母亲的!”糜贞点头说道。
 
    把贞儿托付给自己的母亲,马超是放心了。他真怕糜贞在陇县,下人都照顾不好她。毕竟他估计马上就要出征汉中的,所以自己是肯定照顾不了她什么了。所以仔细想了之后,才决定要把贞儿送到陇西来,在自己母亲身边,自己也好放心。至于有人敢打自己家人的主意?开什么玩笑,难道庞德和那五千私兵是摆设?
 
    马超之所以一直把庞德和他自己的五千私兵都留在陇西,未尝没有保护自己家人的意思在里。对他来说,天下固然重要,但是却也没有自己的亲人更重要。所以派庞德还有五千人马来保护自己家人,马超其实都觉得有点儿少了。但是他却相信庞德的本事,相信他的能力,也相信五千士卒的本事。马超知道一点,要是谁小看庞德和他带领的这五千人马,那么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见过母亲,把糜贞给刘氏扔下了之后,马超就去看了自己的弟弟和妹妹。要说马休和马铁两兄弟也老大不小了,但是说实话,他们确实没有一点儿想投身军旅的意思。要不他们早就和马超一起去征战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在家待着。
 
    其实马超这个当大兄的,多少也知道他们两兄弟的一点儿小心思。要说在小的时候,他们两个还都知道勤练武艺,然后都想去征战沙场,但是至从自己的父亲身死后,他们两兄弟的心思就有了很大的变化了。
 
    马超也觉得,自己这个当大兄的,是时候应该和两个弟弟好好聊一聊了,从来彼此都没怎么好好聊过啊。自己这个大兄也确实有点儿不合格了,确实没和他们怎么谈谈心。
 
    于是他就找来了马休和马铁两人,对他们说道:“休弟,铁弟,你们如今都有何志向?”
 
    马休是想都没想便说道:“不瞒大兄说,小时候我就想与大兄一样,去做个武艺高超之人,然后长大了能征战沙场!”
 
    马铁也说道:“是啊,大兄,我小时候想得也是如此!”
 
    马超闻言一笑,“小时候其实都是曾经了,却不能代表现在,如今你们想要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大兄支持你们!”
 
    两人一听,眼前一亮,于是马休又说道:“大兄此言当真?”
 
    马超大笑,“大兄何时骗过你们啊?”
相关阅读